行业动态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数字出版将成为“十二五”期间文化产业发展重点

发布时间:2012-02-20 点击量:

【内容提要】数字出版和传统出版都是出版的范畴,但是数字出版是一场革命,对信息和知识的传播的重要作用在于使知识的传播速度加快了,使人们接受知识的方法更加多样,同时知识接受起来的时间也缩短了。

“数字出版将会成为‘十二五’期间文化产业发展的重点加网,也是我们规划‘十二五’期间出版产业发展的重中之重。发展好数字出版有一个核心:围绕着数字出版的应用功能来展开。”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在近日举行的《国家“十二五”时期文化改革发展规划纲要》新闻发布会上指出。

  《国家“十二五”时期文化改革发展规划纲要》15日正式对外公布。《国家“十二五”时期文化改革发展规划纲要》新闻发布会今日下午举行。中央文化体制改革和发展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办公室主任、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孙志军;中央文化体制改革和发展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国家发改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朱之鑫;中央文化体制改革和发展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文化部副部长、国家文物局局长励小捷;中央文化体制改革和发展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广电总局副局长田进;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介绍了各自部门落实规划纲要的思路和举措,并回答记者提问。

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近年来数字出版产业发展迅速,也比较受大家关注。我想请问在“十二五”时期我国数字出版产业的发展重点是什么?

邬书林回答说“十一五”期间,中国的数字出版一直是快速增长的,已经成为新闻出版业的新的增长点,并且也是增长势头最猛、效果最好的重要方面。我可以给大家报一组数字,2006年我国数字出版的产值是213亿富士星光,2007年增长到260亿,2008年到503亿,2010年到1052亿,现在初步统计上来2011年将达到1200多亿,年均增长超过38%覆膜,增长态势是很好的。数字出版将会成为我们“十二五”期间文化产业发展的重点,也是我们规划“十二五”期间出版产业发展的重中之重。发展好数字出版有一个核心:围绕着数字出版的应用功能来展开。

  产业发展是一方面,产业要能健康发展取决于这个产业在整个经济社会发展当中的应有功能。我们在规划数字出版的时候最重视的是数字产业的基本社会功能,出版业的基本功能在于传播知识、传递信息从而提高公民素质,保证经济社会在知识和信息的正确指导下健康发展。数字出版我们在规划时也要紧紧围绕这个核心展开。

  数字出版和传统出版都是出版的范畴排版,但是数字出版是一场革命,对信息和知识的传播的重要作用在于使知识的传播速度加快了,使人们接受知识的方法更加多样,同时知识接受起来的时间也缩短了。所以数字出版在过去五年当中的快速增长是与它很好地为经济社会发展服务、提供知识,特别是提供大量对称的信息来引导经济社会发展有重大关系。印刷包装城

  所以“十二五”期间评奖,我们将紧紧围绕怎么把数字出版用好,围绕着提高中华民族的公民素质,围绕着推动经济建设、推动科研、教学和民众更好地享受文化来展开。这是我们推动数字出版的魂,如果丢掉了这个魂,光有产业发展橡胶制品,整天去游戏,我们这个民族就会“魂不附体”,所以“十二五”期间的重中之重是要很好地体现功能。[15:46][邬书林]:第二个重点是要紧紧围绕传统出版业的数字化转型来展开。大家知道,一个国家文化要发展必须有一批知名企业,有一批重要的出版单位来很好地履行出版的社会功能印刷市场,承担起社会责任。如果我们的数字出版发展了,一批老的传统企业不能跟上数字化的浪潮,不使我们国家文化建立在有效的、高新科技的基础之上是不行的。所以“十二五”期间新闻出版总署规划时如何保证现有的重要出版单位的数字化转型是我们考虑的第二个重点。

  三是要有一批重大项目,要有一些重要的标志性产品转成数字化。也就是使我们的科研、教学、教育等方方面面能够转到数字化上面来,用好数字化这一先进的工具。大家知道化妆品包装,我们中华民族对世界的贡献有四大发明,其中两大发明都是和出版有关的,一个是纸张、一个是印刷,曾经对世界印刷业产生过巨大的贡献。我们在数字化的浪潮下,怎么用好包装装潢,怎么创新?怎么把中华民族的重要经典、世界上的重要知识和信息通过我们中国人的数字化产品来进行传播是我们规划的重点。所以我们在国家发改委的支持下规划了马恩选集、马恩全集等一批凝聚中国人核心价值观的重要精神产品,规划了一批把中国当代的好的图书、好的期刊转化为数字产品的项目。《中国印刷业年度报告》

  四是要搞好数字出版产业基地的建设。我们在华北、华东、华中、西北等全国八个地方规划了数字出版业的重要园区和重要产业带,既考虑东部的带头作用又考虑向西部地区的适当布点。将来在数字化发展的过程中,我们一方面搞不均衡战略,同时要兼顾地区均衡。

  五是如同刚才朱主任所讲的活动,如果数字化已经成为公民享受文化知识和学习知识、了解信息的重要手段的话,那么公共数字化服务体系如果不上去,对我们整个公民素质的提高、更好地用知识推动经济发展是不利的。所以在“十二五”期间我们充分考虑公共数字化建设的问题,把三农、未成年人思想道德教育、少数民族文字、盲文、文献和科普教育等的数字化放在重中之重去规划,使更多的人能够用好数字产品。

  最后艾司科,用数字化推动中外出版交流。在纸介质的条件下,出版物的交流往往会受到国与国之间距离比较远或者是意识形态障碍方面的影响,而在数字化的条件下,我们可以打破许多壁垒,把知识、信息整合,特别是中国人的声音通过数字化更好地传播出去。在这方面我们有着很好的基础。比如清华大学开发的国家数字出版工程里面的CNKI就把中国目前最重要的报纸,七千多种最重要的期刊,反映当代中国人科研交流成果的重要期刊全部数字化,实时地向世界传播,不仅有好的社会影响媒体,也有很好的经济效益。去年这个数据库的收入达到5.3亿,利润也是很高的。最重要的是欧美包括我们国家的台湾地区、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重要大学都用这个数据,使中国人的声音能够很好地在世界上得以传播。在这方面我们“十二五”期间也要加大这个推进力度,来提升中华文化对世界的影响。